從淺酌一杯,到收藏裝瓶,再到原桶業務——Simon Aron的原桶威士忌之旅

對裝瓶威士忌收藏的熱情如何啟發了他買賣原桶的商業計劃……

Cask Trade董事總經理Simon Aron不曾想到,和父親一起喝的一小杯芝華士(Chivas Regal)會讓他對威士忌產生極大的興趣,激發他對收藏裝瓶威士忌的熱情,並最終建立一個原桶交易市場。

「我第一次品嘗威士忌應該是在18、19歲時和父親一起。 那是一小杯芝華士,我父親以前常喝這一款,我立刻就喜歡上了。 我從來都不喜歡可樂,所以從不喝加入可樂調和的威士忌,但我覺得加拿大俱樂部威士忌搭配美國薑汁汽水很不錯。 我父親有個習慣,在他坐飛機之前,他總會喝一杯威士忌和薑汁汽水。 我記得他會對我說加拿大威士忌和蘇格蘭威士忌相比有多甜,並和我一起品嘗不同的風味。 」 Simon回憶道。

快進到30多年後,Simon經營 Cask Trade 已有三年多了。 而正是他對收藏裝瓶威士忌的熱情帶他一路走到了這裡。

「我開始收集名為First Cask的一系列威士忌。 當時我買了一瓶,店員對我說他們要推出一系列這樣的酒。 我買了一整套共60到70瓶威士忌。 每個月都推出一瓶。 這是成年人的收藏品,就像孩子們收集雜誌或玩具一樣。 」 Simon解釋說,每一瓶威士忌都有編號,表明來自不同的原桶。

他補充道:「每一瓶都還保存在我的藏品庫中。 這就是我喜歡收藏的原因。 每一款我都會買兩瓶,一瓶用於品嘗,一瓶用於收藏。 他們大多出自我從未聽說過的酒廠。 」

在這趟威士忌收藏之旅中,Simon還參觀了位於蘇格蘭 Speyside(斯佩塞)、Islay (艾雷島)和 Highland(高地)的蒸餾酒廠。

Dictador bottle collection

當時,Simon主要從葡萄酒公司和他知道的幾家位於倫敦商店購買威士忌,包括英國皇家歌劇院對面的Cadenhead’s威士忌店和Royal Mile威士忌店。 其次就是拍賣……

「我接觸到的第一個拍賣網站應該是在德國。」 Simon說,「我會關注拍賣網站,和eBay。 在早期的eBay,你可以找到一些真正物美價廉的商品,你會看到有人在清理舊酒吧並將裝瓶威士忌上架到網站上,我由此買到了一些令人難以置信的高年份威士忌,並且很便宜。 這是威士忌的絕佳來源。 」

Simon解釋說:「像任何其他收藏家一樣,我總是會被系列作品所吸引。 你可以購買獨一無二的單品,但我喜歡系列。 我喜歡盡可能天然、不經稀釋的威士忌。 如果我能找到天然的、原桶強度的威士忌,那就太好了! 據我所知帶有編號的威士忌都是限量品。 我還記得我買的第一瓶Signatory,直到今天我還在買它,我願意收藏成百上千瓶! 我也很喜歡Cadenhead’s,我認為這是一款絕佳的威士忌,他們推出的每一款我都會買。 」

Simon說,「我瞭解到的另一件事情是,有很多酒廠已關閉,有人建議我應該看看它們,因為它們再也不會生產威士忌了。 所以我開始購買來自已關閉酒廠的裝瓶威士忌,這可能是我得到的最好的建議。 」

Ardbeg

對收藏的癡迷

當Simon的收藏達到3000瓶時,他就不再繼續計數了。

Simon解釋說:「對我來說,我並不比任何其他收藏家更癡迷。 無論是收集郵票還是非常古老、稀有的金幣。 你會想把所有藏品都買一遍,對於你所知的還未擁有的藏品,你會想要把所有的都買下來。 」

隨著收藏的增加,他的知識也越來越多。 而專家們也意識到流行趨勢是創造一系列限量版威士忌。 吸引Simon的威士忌種類現在已經遠遠超出了蘇格蘭威士忌的範圍。 各種有趣的表達或新酒廠的首次發行一直都讓Simon很感興趣。

「還有另一系列由Ulf Buxrud策劃的名為Rare Malts的裝瓶。 他是個很棒的人,也是我們的客戶。 同樣,這是來自蘇格蘭各地不同酒廠的獨立系列。 我開始收集,當然,也為此著迷,直到我得到所有裝瓶。 這是Ulf策劃的最令人驚歎的系列,他挑選了最稀有的麥芽威士忌。 我必須擁有它。」Simon回憶說。

The Macallan 1978

第一個原桶

Simon的倉庫已收藏了數千瓶威士忌,家中也有數百瓶,他開始意識到,這些收藏已經變得難以管理。

「在我多次訪問蘇格蘭時,有人對我說,如果你這麼喜歡它,為什麼不買一桶呢? 我最初的反應是我不知道還能這麼做。 」Simon說: 「10年前,大多數人都不知道怎麼買到原桶。 當時還沒有原桶買賣。 這是一個封閉的市場,只有業內人士知道它的存在,從未對外宣傳過。 」

Simon說:「我開始了解蘇格蘭各地原桶的流動情況,以及它們一直在各酒廠之間進行交易的事實。 這些原桶主要用於調和威士忌,在特定的發佈後留下零星幾桶。 這些原桶只是存放在倉庫里,無人問津。 有些不合口味,有些太年輕,有些太老了,原因有很多。 」

他解釋道:「我學到的一件事就是威士忌的釀造過程。 我必須瞭解陳年的整個過程。 我對各個方面都很感興趣,並且著迷於它是如何在橡木桶里獲得不同的風味。 這對我來說太不可思議了。 放進去的時候是這個味道,出窖後就是另一種味道。 它不像生產線,你永遠無法預知它的味道如何。 」

但Simon很快發現,在當時收集原桶並不像買威士忌那麼簡單。

Simon說:「當我決定整理和檢查我的原桶組合時,我發現我買的大多數原桶都不在我的名下,也沒有存放在正確的倉庫里,有些甚至根本不存在。 基本上是一團糟。 我會去蘇格蘭參觀我的酒桶,公司會告訴我它在一個地方,但實際根本不存在。 該公司並不知道它在哪裡。 有一次,我支付了3萬英鎊卻未成為原桶的所有者,而這桶酒又被賣給了別人。 我花了12個月的時間來整理近50個原桶。 」

The Dalmore Decades Collection

商業計劃

 Simon在他的早期職業生涯中創建了一個電腦零部件市場,他知道這種模式可以被複製,並用於原桶威士忌領域,建立一個快速增長且能讓他享受其中的原桶業務。

Simon說:「這是我所寫的最簡單的商業計劃書。 為原桶的新客戶做好所有事情,這樣他們就可以避免我所遭受的問題。 一開始一切都做得很好。 我們在英國註冊了一家公司,拿到了所有的許可證,所以我們有了一個好的起點,一個讓我們可以對所有的原桶進行分類,照看和管理的計算機系統。 這一切都是從第一天開始的。 雖然這聽起來很簡單,但其他人並沒有這樣做,他們只是在銷售一種商品。 」

他接著說:「我一直明確的一件事就是我不想當中介人,因為這樣沒有完全的控制權。 你必須擁有庫存才能對其進行檢查。 而讓我苦惱的正是那些中介人,他們出售的是別人的庫存,我有101種不同的理由不去這麼做。 」

賣出策略

與任何投資一樣,賣出策略需要透明且清晰,而Cask Trade提供了多種選擇,包括整桶出售和裝瓶。

Simon解釋說:「我將原桶視為一種你必須買回來再賣出的商品,或者進行裝瓶。 我一直知道一個重要的客戶群是裝瓶商。 那些當時存在且如今仍然存在的獨立裝瓶商是真正啟發我開始收集威士忌的人。 他們讓我看到了不知名的小酒廠,他們敢於推出不同尋常的原桶,大膽地發佈不同的風味和包裝。 我一直都知道我可以將原桶賣給他們,我很自豪我能與最初讓我進入這個行業的獨立裝瓶商合作。 當然,酒廠也很棒,我喜歡它們。 瓶裝商和蒸餾酒廠的結合讓像我這樣的威士忌愛好者建立起了對威士忌的熱愛。 」

至於他令人豔羨的藏品,Simon從未賣過一瓶。

「我已踏上這段旅程並且會一直走下去。 我贈送並分享了數百瓶酒,這給了我很大的快樂。 」Simon補充道:「有一天我甚至可能會找一個地方把它們都展示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