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威士忌行業數據分析,深入了解威士忌的全球貿易

獨家威士忌行業數據分析,深入了解威士忌的全球貿易

蘇格蘭威士忌毫無疑問是世上最受歡迎的烈酒之一,沒有其他類別的酒可以像蘇格蘭威士忌般,於每個洲的幾乎每個國家都具如此影響力。蘇格蘭威士忌有五種不同風格(調和威士忌/調和麥芽威士忌/單一麥芽威士忌/單一穀物威士忌/調和穀物威士忌)。目前,調和威士忌仍屬市場主導,佔全球銷售額百分之 85,而單一麥芽威士忌則佔其餘大部分。在 1980 年,單一麥芽威士忌僅佔全球銷售額百分之 1,而混合麥芽威士忌則佔百分之 99,但單一麥芽威士忌現在卻佔全球銷售額近百分之15%,發展速度驚人!

我們在本文綜合了統計數據,希望為讀者帶來有用資訊,同時帶來驚喜,透過數據分析更深入地了解威士忌的全球貿易,並展望其未來發展機遇。

我們就從蘇格蘭威士忌行業的兩大巨頭及單一麥芽威士忌的生產開始……

Casks at a Diageo distillery

帝亞吉歐 保樂力加

帝亞吉歐(Diageo)是最大型的單一麥芽威士忌公司,擁有29 間釀酒廠,僅次其後的是擁有 13 間釀酒廠的保樂力加(Pernod Ricard)。 然而,在生產方面,帝亞吉歐佔所有麥芽產量的百分之27,而保樂力加僅佔百分之20。

在帝亞吉歐所有單一麥芽威士忌酒廠之中,格蘭奧德(Glen Ord)擁有最高年產量,達 11,500,000 升。泰斯卡(Talisker)可生產3,000,000升,拉加維林(Lagavulin)只有2,400,000升,而布羅拉(Brora)的年產量則最低,僅800,000升。

格蘭利威(Glenlivet )的保樂力加年產量最高,達21,000,000 升(格蘭菲迪Glenfiddich冠絕蘇格蘭,產量為22,000,000升!)。 新帝國(Dalmunach)的年產量亦高達10,500,000 升,朗摩(Longmorn )為 4,700,000升,亞伯樂(Aberlour)有 3,800,000 升,而思卡帕(Scapa )是當中最小的釀酒廠,年產量為 1,475,000 升。

普遍的單一麥芽生產

觀察整體產量和酒廠數量時,發展方向顯然非常積極。

現在蘇格蘭共有 131 間單一麥芽威士忌酒廠,總產量為 400,950,000 升;在1986 年,只有 81 間釀酒廠生產單一麥芽威士忌。

百分之83.9 的單一麥芽威士忌產於蘇格蘭高地地區,這當然包括斯佩塞(Speyside)。艾萊島(Islay)僅佔百分之5.5,而坎貝爾敦(Campbelltown)更只佔百分之 0.6。

1980 年至 1986 年間,一共有33 間釀酒廠倒閉,其中 22 個是帝亞吉歐旗下的!

1987 年至今,已有 32 間封存或關閉的釀酒廠重開,當中包括Ben Nevis (1990)、Royal Brackla (1990)、Ardbeg (1997)、Glendronach (2002)、Benriach (2004)、Scapa  (2005)、Allt-a-Bhainne (2006)、Braeval (2008)、Brora ( 2021),Rosebank(2022),Port Ellen(2022)。

** 發展方向明顯非常積極。

麥卡倫(Macallan 現今生產量為 15,000,000 升,而其姊妹釀酒廠高原騎士(Highland Park僅生產 2,700,000 升。

威士忌狂熱分子最追捧的雅柏(Ardbeg )容量僅為 1,300,000 升,而雲頂(Springbank 也只生產 750,000 升。 格蘭父子愛沙貝(William Grants Ailsa Bay產量驚人,達12,000,000 升,不過這間釀酒廠鮮為人知,因為幾乎所有生產的威士忌都作調配之用。

The Glenlivet cask

目前全球最暢銷的單一麥芽威士忌品牌有哪些? 前四名都屬意料之內……

全球十大單一麥芽威士忌品牌

1) Glenfiddich – 1,212,711 – William Grant – Speyside

2) The Glenlivet – 1,035,564 – Pernod Ricard – Speyside

3) Macallan – 723,000 – Edrington – Speyside

4) Glenmorangie – 540,000 – LVMH – Highland

5) The Singleton (Glen Ord) – 501,493 – Diageo – Highland

6) Balvenie – 349,657 –  William Grant – Speyside

7) Laphroaig – 307,557 – Beam Suntory – Islay

8) Talisker – 272,357 – Diageo – Highland

9) Aberlour – 233,627 – Pernod Ricard – Speyside

10) Cardhu – 231,513 – Diageo – Speyside

銷售由「三大巨頭」主導; 最受歡迎的當然是斯佩塞(Speyside),佔據頭三名,於首十名中亦佔六位。

France

全球威士忌市場

威士忌全球大出口市場 (以百萬升純酒精計)。

1) 法國 – 49.29

2) 美國 – 31.22

3) 印度 – 26.46

4) 巴西 – 12.67

5) 日本 – 12.48

6) 德國 – 11.91

7) 墨西哥 – 11.83

8) 拉脫維亞 – 10.97

9) 波蘭 – 10.48

10) 西班牙 – 10.13

許多人會對法國人蘇格蘭威士忌的消耗量感到驚訝! 事實上,這是他們大量飲用的唯一一種非法國生產酒精,但其中大部分都是價格較便宜的混合品種威士忌。

然而,當我們只考慮單一麥芽威士忌消耗量時(不包括調和),10 大排行榜會截然不同(以 LPA計算)……

USA

威士忌全球十大單一麥芽威士忌飲用量

1) 美國 – 6.4

2) 法國 – 5.5

3) 臺灣 – 2.4

4) 意大利 – 2.3

5) 新加坡 – 2.3

6) 德國 – 2.2

7) 中國 – 1.7

8) 荷蘭 – 1.5

9) 加拿大 – 1.3

10) 拉脫維亞 – 1.0

值得注意的是有三個亞洲地區榜上有名,台灣和新加坡的相對人口規模享用大量單一麥芽威士忌。

我們最終的 10 大排行榜看上去非常有趣,榜上國家均為每升蘇格蘭威士忌的平均售價最高的地區(以英鎊計)。

威士忌全球十大國家每升蘇格蘭威士忌的平均售價(以英鎊計)

1) 臺灣 – £36.44

2) 新加坡 – £28.19

3) 加拿大 – £23.17

4) 美國 – £23.35

5) 韓國 – £22.84

6) 中國 – £20.97

7) 瑞士 – £20.46

8) 香港 – £20.09

9) 馬來西亞 – £17.84

10)瑞典 – £16.13

結論——調和威士忌仍然主導著全球銷售,而當中,單一麥芽威士忌的增長速度最快,尤其是在亞洲。最終的 10 大排行榜主要由亞洲國家主導,消費者明顯在威士忌上花費更多金錢。台灣突圍而出成為第一名,同時也是單一麥芽威士忌消費的第三名。獨立裝瓶市場在這些地區發展迅速的原因顯而易見,也解釋了為何眾多單一麥芽威士忌品牌都在亞洲大量投資營銷活動。

這也是Cask Trade在香港設辦事處的原因之一!

英國市場

最後,我們看看蘇格蘭威士忌的本土市場,這地區仍然佔據重要地位,但出現了不少長遠變化。

在過去的 40 年裡,英國市場的總體銷量下降是趨勢之一,其中 1979 年為高水位線。但英國仍然是重要的市場,有時統計數據可能會帶來誤導,因為在英國,所有烈酒都正處於延長的「高端化」階段,消費者喝少了,但質量卻更好。

有趣的是,去年蘇格蘭威士忌的消耗量實際上增長了百分之10.6,其中單一麥芽威士忌增長了百分之 16,調和增長了百分之9,可見英國仍然是蘇格蘭威士忌的重要市場。1979 年,蘇格蘭威士忌佔英國所有烈酒消耗的百分之 50!

到 2020 年,這數字已降至百分之17.8(儘管過去三年均有上升)。1966 年,每升威士忌酒須支付的關稅為 6.19 英鎊。 到 2020 年,這數字已升至 28.74 英鎊。(全因為政府!)

而減稅只有一次,就是 1997 年的財政預算,當時的財政大臣是Ken Clarke。眾所周知,他在發表財政預算演講時,手中總拿著一杯單一麥芽蘇格蘭威士忌,但是,滴酒不沾的蘇格蘭人Gordon Brown在下一年又把稅制改回來!

結論

這些統計數據具有高度參考價值。隨著高端化趨勢,全球蘇格蘭威士忌的消耗量明顯正在增加。消費者於每瓶威士忌的支出上升,特別是在快速增長的亞洲市場,更見明顯。調和的銷售目前似乎十分穩定,其增長來自優質調和和單一麥芽威士忌的銷售,將對 10 年以上的威士忌酒桶造成供需壓力,而可預見的未來價格也有上升趨勢。

 

想知更多關於原桶買賣,歡迎聯絡我們的原桶威士忌顧問!聯絡我們

下載原桶買賣指南

獲取最新原桶買賣 及 Cask Trade 動向
倫敦總部 : Instagram, Twitter, Facebook, LinkedIn, YouTube.
香港分部: InstagramFacebook 

原桶買賣最低門檻 – 買入新酒需要考慮的因素

原桶買賣最低門檻 – 買入新酒需要考慮的因素

 

新釀的烈酒是從蒸餾器中出來的透明液體。酒精度講常處於68-70%之間,普遍具有相當芳香及辛辣的味道。

直接從蒸餾酒廠購買原桶

沒有多少蒸餾酒廠會把一桶酒賣給私人客戶。首先,他們要處理的官僚主義太多了。Macallan 麥卡倫、Glenlivet 格蘭利威和Springbank雲頂等著名的蒸餾酒廠無論如何都不出售原桶,而許多其他蒸餾酒廠也沒有多餘的威士忌,因為他們的威士忌品牌需要它。

然而,隨著蒸餾酒廠的更新,他們在建立品牌並等待威士忌成熟時需要各種收入來源。對他們來說,銷售原桶是收入來源之一。但要留意的一點是這些新蒸餾酒廠的生產成本高於「大男孩」,這將反映在價格上。在大多數情況下,這些原桶不是用於替代資產目的 – 它們為威士忌愛好者提供了擁有原桶的機會,蒸餾酒廠將在約定的時間裝瓶。

然後,買方除了需繳付原桶成交價之外,還需要負責繳付給英國稅務海關總署的大部分稅項。將交付到您家的瓶子數量可能從原桶波本桶約250瓶至雪莉酒桶的700多瓶不等。這是很多威士忌喝/禮物!我們不想阻止任何人踏上這段旅程,但最重要是要了解其中的實際情況。

在公開市場上購買原桶新酒

許多原桶公司現在正在銷售來自各種不同蒸餾酒廠的新酒。雖然許多蒸餾酒廠不會直接處理將單個原桶出售給私人,但其中一些蒸餾酒廠將大批量出售給予貿易公司。當然,每個人都想要麥卡倫原桶,但它們根本不出售 。因為蒸餾酒廠需要為他們的品牌提供每一滴生命之水。這些原桶的價格差異可能很大。

那麼,什麼才是好價值呢?需要考慮的重要事項是:蒸餾酒廠、原桶的類型/大小、原桶是否有命名權,以及是否有任何免費的保險和存儲作為交易的一部分?通過仔細的調查,您應該得能購入價格是否合理。

另一個關鍵因素是明白這是一項非常長期的投資。你準備好長期持有這些原桶至12、18年嗎?我們認為「多樣性的組合」是關鍵,嘗試尋找一些原桶新酒是來自不同的蒸餾酒廠、蘇格蘭地區,並在不同類型的木桶中熟成。

為什麼選擇發展成熟的蒸餾酒廠?

蘇格蘭現在有130多家威士忌蒸餾酒廠,其中至少有100家可以追溯到至少一、兩個世紀的歷史,通常這些蒸餾酒廠的存在是為了生產調和威士忌。然而,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我們看到在過去10年中越來越多的威士忌愛好者對單一麥芽威士忌的興趣迅速上升。這些蒸餾酒廠中的許多現在都有核心系列作品和精美包裝,相信這些品牌在10至20年後的地位將不容小覷。

1980年單一麥芽威士忌佔全球蘇格蘭威士忌銷量的不到1%,現在已經高達15%,並且一直在上升。這些久經考驗的蒸餾酒廠的價值在於它們的歷史/遺產,在許多情況下,它們財力雄厚的擁有者正在大力投資建立品牌資產。較新的蒸餾酒廠在威士忌原桶市場上沒有過住的驗證記錄,而且銷售額通常很小,對於年輕的威士忌,我們不知道當它成熟時會如何發展。

總而言之,從一家成熟的蒸餾酒廠(當然還有一家信譽良好的原桶公司)購買各種新釀造的原桶是一項非常精明的長期投資。

目前,Cask Trade已經庫存了來自一家知名斯佩塞德蒸餾酒廠的原桶新酒,這些新酒在不同的木桶中熟成。如有興趣,歡迎與我們聯絡獲取更多資訊。

想知更多關於原桶買賣,歡迎聯絡我們的原桶威士忌顧問!聯絡我們

下載原桶買賣指南

獲取最新原桶買賣 及 Cask Trade 動向
倫敦總部 : Instagram, Twitter, Facebook, LinkedIn, YouTube.
香港分部: InstagramFacebook 

威士忌「新秀」紛紛崛起,麥卡倫還是最好的選擇嗎?

威士忌「新秀」紛紛崛起,麥卡倫還是最好的選擇嗎?

威士忌市場一直在變,不變的是「低買高賣」這一簡單的指導原則,這也是所有投資者都渴望達成的目標。

例如,在本世紀初,一瓶山崎(Yamazaki)18年威士忌僅售40英鎊。 而在本月,這款威士忌在英國蘇格蘭威士忌拍賣網站上賣到了1000英鎊! 威士忌的價格不斷攀升,以致於現今一些威士忌的品質已經與其裝瓶的價值完全脫鉤。 在今日購買一瓶山崎18年仍稱得上是一項好的投資嗎? 這當然值得商榷。

投資者對於價格會持續上漲的設想無可厚非,因為威士忌有其內在價值。 然而,我們也可能在某時發現,這一獨特形式的投資價值已杳然無蹤。 這種境遇並不僅限於某些裝瓶威士忌的世界,在原桶威士忌市場上更是如此。

麥卡倫效應

Macallan distillery

目前,人們都幾近狂熱地癡迷於擁有一桶著名單一麥芽酒廠的高年份原桶——尤其是麥卡倫。 儘管原桶確實有其保質期限,必須在某個時候裝瓶。 因此,如果您找到一桶25年以上的麥卡倫,並且付得起極有可能高達六位數的價格,那麼這一原桶肯定會為您帶來相當的聲望。 你的朋友、其他的威士忌愛好者以及一般人都會向您投來欽佩、羡慕的目光。

您甚至可能會受到當地媒體的關注。 但回過頭來,這是一項好的投資嗎? 您必須考慮到,高價購買這一原桶,以及其本身的價值都充滿了風險。

具體而言:首先,威士忌還要在酒桶中熟成多久? 即使它目前狀況良好,到了某個時候,橡木的味道就會蓋過威士忌,等到它嘗起來無異於液體木材,原桶的價值就會暴跌。 此外,如果ABV降到40%以下,那它就不能被稱為蘇格蘭威士忌了。 所以,您需要定期檢查原桶的健康情況。

其次,這個年份的原桶將只有一個主要的放售策略——賣給獨立裝瓶商形式的貿易客戶。 此類交易需要精明的商業頭腦和專業的威士忌知識。 即使威士忌的狀況很好,他們也只會按裝瓶售價購買原桶,從而增加利潤並減輕英國稅務海關總署給所有裝瓶商帶來的稅收負擔。 在這一點的基礎上,您還能夠保證盈利嗎? 當然,事無絕對,但風險肯定非常高!

低買,高賣

 讓我們回到低買高賣的基本原則。 20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單一麥芽威士忌才剛剛興起(當時大部分都用作調和威士忌的基酒)。 其在全球威士忌市場的佔有率不到3%。 在大多數國家,很少有人聽說過Macallan (麥卡倫)、Springbank (雲頂)、Ardbeg (阿德貝哥),Bowmore (波摩) 等。 當時,如果您認識合適的人,就可以買到這些酒廠的原桶威士忌,而且與今天相比,價格便宜得令人難以置信。

投資者的問題是,現如今的威士忌市場還有哪一間酒廠值得探尋? 我們的建議是,看一看那些品牌價值正在上升的酒廠所推出的較年輕或中等陳年的原桶。 原桶威士忌的關鍵里程碑年份為10/12/15/18/21/25年——這與裝瓶市場有關,大多數威士忌都在這些年份裝瓶,當它們到達其中一個關鍵日期時,價值通常會增加。

因此,不妨關注一下那些年份符合您投資策略的“後起之秀”。

Glen Moray – 成立於1897

Glen Moray

Glen Moray是一家在Speyside (斯佩塞) 的酒廠,為法國公司La Martiniquaise所有,該公司於2008年接管酒廠,並開始大力投資單一麥芽威士忌品牌,結合以時尚的重新包裝和許多創新的過桶形式。 在過去,Glen Moray蒸餾的單一麥芽威士忌僅用於Label 5(雷堡五星)的調和威士忌,而現在,這家酒廠已被全世界的威士忌消費者所知曉。

Ardmore – 成立於1898

Ardmore Distillery
Ardmore無疑是另一家被低估了的酒廠。 該酒廠為Beam-Suntory(賓三得利)所有,是BowmoreLaphroaigYamasaki的姊妹酒廠,其釀造的威士忌品質極佳。 直到最近,Ardmore仍匿於蘇格蘭高地,為Teacher’s(醍池)調和威士忌釀製威士忌基酒。 這實在很可惜,Ardmore的單一麥芽威士忌絕對美味,柔和的泥炭風味支撐著果味濃郁且厚重的酒體。Ardmore進入威士忌愛好者的視野已有一段時間了,但隨著銷量的增加,其品牌價值肯定也在上升。

Craigellachie – 成立於1891

Craigellachie Distillery

Craigellachie為約翰杜瓦父子公司所有,隸屬於龐大的 Bacardi (百加得) 集團,主要生產一種非常傳統的麥芽威士忌,深受威士忌飲用社區的推崇。 該酒廠於2014年推出了一個核心系列,其單一麥芽威士忌品牌在全球的擴張有目共睹。Bacardi擁有龐大的全球分銷網路——Craigellachie可能很快就會出現在您附近的酒吧或威士忌店,這是一個正在崛起的品牌。

從淺酌一杯,到收藏裝瓶,再到原桶業務——Simon Aron的原桶威士忌之旅

從淺酌一杯,到收藏裝瓶,再到原桶業務——Simon Aron的原桶威士忌之旅

對裝瓶威士忌收藏的熱情如何啟發了他買賣原桶的商業計劃……

Cask Trade董事總經理Simon Aron不曾想到,和父親一起喝的一小杯芝華士(Chivas Regal)會讓他對威士忌產生極大的興趣,激發他對收藏裝瓶威士忌的熱情,並最終建立一個原桶交易市場。

「我第一次品嘗威士忌應該是在18、19歲時和父親一起。 那是一小杯芝華士,我父親以前常喝這一款,我立刻就喜歡上了。 我從來都不喜歡可樂,所以從不喝加入可樂調和的威士忌,但我覺得加拿大俱樂部威士忌搭配美國薑汁汽水很不錯。 我父親有個習慣,在他坐飛機之前,他總會喝一杯威士忌和薑汁汽水。 我記得他會對我說加拿大威士忌和蘇格蘭威士忌相比有多甜,並和我一起品嘗不同的風味。 」 Simon回憶道。

快進到30多年後,Simon經營 Cask Trade 已有三年多了。 而正是他對收藏裝瓶威士忌的熱情帶他一路走到了這裡。

「我開始收集名為First Cask的一系列威士忌。 當時我買了一瓶,店員對我說他們要推出一系列這樣的酒。 我買了一整套共60到70瓶威士忌。 每個月都推出一瓶。 這是成年人的收藏品,就像孩子們收集雜誌或玩具一樣。 」 Simon解釋說,每一瓶威士忌都有編號,表明來自不同的原桶。

他補充道:「每一瓶都還保存在我的藏品庫中。 這就是我喜歡收藏的原因。 每一款我都會買兩瓶,一瓶用於品嘗,一瓶用於收藏。 他們大多出自我從未聽說過的酒廠。 」

在這趟威士忌收藏之旅中,Simon還參觀了位於蘇格蘭 Speyside(斯佩塞)、Islay (艾雷島)和 Highland(高地)的蒸餾酒廠。

Dictador bottle collection

當時,Simon主要從葡萄酒公司和他知道的幾家位於倫敦商店購買威士忌,包括英國皇家歌劇院對面的Cadenhead’s威士忌店和Royal Mile威士忌店。 其次就是拍賣……

「我接觸到的第一個拍賣網站應該是在德國。」 Simon說,「我會關注拍賣網站,和eBay。 在早期的eBay,你可以找到一些真正物美價廉的商品,你會看到有人在清理舊酒吧並將裝瓶威士忌上架到網站上,我由此買到了一些令人難以置信的高年份威士忌,並且很便宜。 這是威士忌的絕佳來源。 」

Simon解釋說:「像任何其他收藏家一樣,我總是會被系列作品所吸引。 你可以購買獨一無二的單品,但我喜歡系列。 我喜歡盡可能天然、不經稀釋的威士忌。 如果我能找到天然的、原桶強度的威士忌,那就太好了! 據我所知帶有編號的威士忌都是限量品。 我還記得我買的第一瓶Signatory,直到今天我還在買它,我願意收藏成百上千瓶! 我也很喜歡Cadenhead’s,我認為這是一款絕佳的威士忌,他們推出的每一款我都會買。 」

Simon說,「我瞭解到的另一件事情是,有很多酒廠已關閉,有人建議我應該看看它們,因為它們再也不會生產威士忌了。 所以我開始購買來自已關閉酒廠的裝瓶威士忌,這可能是我得到的最好的建議。 」

Ardbeg

對收藏的癡迷

當Simon的收藏達到3000瓶時,他就不再繼續計數了。

Simon解釋說:「對我來說,我並不比任何其他收藏家更癡迷。 無論是收集郵票還是非常古老、稀有的金幣。 你會想把所有藏品都買一遍,對於你所知的還未擁有的藏品,你會想要把所有的都買下來。 」

隨著收藏的增加,他的知識也越來越多。 而專家們也意識到流行趨勢是創造一系列限量版威士忌。 吸引Simon的威士忌種類現在已經遠遠超出了蘇格蘭威士忌的範圍。 各種有趣的表達或新酒廠的首次發行一直都讓Simon很感興趣。

「還有另一系列由Ulf Buxrud策劃的名為Rare Malts的裝瓶。 他是個很棒的人,也是我們的客戶。 同樣,這是來自蘇格蘭各地不同酒廠的獨立系列。 我開始收集,當然,也為此著迷,直到我得到所有裝瓶。 這是Ulf策劃的最令人驚歎的系列,他挑選了最稀有的麥芽威士忌。 我必須擁有它。」Simon回憶說。

The Macallan 1978

第一個原桶

Simon的倉庫已收藏了數千瓶威士忌,家中也有數百瓶,他開始意識到,這些收藏已經變得難以管理。

「在我多次訪問蘇格蘭時,有人對我說,如果你這麼喜歡它,為什麼不買一桶呢? 我最初的反應是我不知道還能這麼做。 」Simon說: 「10年前,大多數人都不知道怎麼買到原桶。 當時還沒有原桶買賣。 這是一個封閉的市場,只有業內人士知道它的存在,從未對外宣傳過。 」

Simon說:「我開始了解蘇格蘭各地原桶的流動情況,以及它們一直在各酒廠之間進行交易的事實。 這些原桶主要用於調和威士忌,在特定的發佈後留下零星幾桶。 這些原桶只是存放在倉庫里,無人問津。 有些不合口味,有些太年輕,有些太老了,原因有很多。 」

他解釋道:「我學到的一件事就是威士忌的釀造過程。 我必須瞭解陳年的整個過程。 我對各個方面都很感興趣,並且著迷於它是如何在橡木桶里獲得不同的風味。 這對我來說太不可思議了。 放進去的時候是這個味道,出窖後就是另一種味道。 它不像生產線,你永遠無法預知它的味道如何。 」

但Simon很快發現,在當時收集原桶並不像買威士忌那麼簡單。

Simon說:「當我決定整理和檢查我的原桶組合時,我發現我買的大多數原桶都不在我的名下,也沒有存放在正確的倉庫里,有些甚至根本不存在。 基本上是一團糟。 我會去蘇格蘭參觀我的酒桶,公司會告訴我它在一個地方,但實際根本不存在。 該公司並不知道它在哪裡。 有一次,我支付了3萬英鎊卻未成為原桶的所有者,而這桶酒又被賣給了別人。 我花了12個月的時間來整理近50個原桶。 」

The Dalmore Decades Collection

商業計劃

 Simon在他的早期職業生涯中創建了一個電腦零部件市場,他知道這種模式可以被複製,並用於原桶威士忌領域,建立一個快速增長且能讓他享受其中的原桶業務。

Simon說:「這是我所寫的最簡單的商業計劃書。 為原桶的新客戶做好所有事情,這樣他們就可以避免我所遭受的問題。 一開始一切都做得很好。 我們在英國註冊了一家公司,拿到了所有的許可證,所以我們有了一個好的起點,一個讓我們可以對所有的原桶進行分類,照看和管理的計算機系統。 這一切都是從第一天開始的。 雖然這聽起來很簡單,但其他人並沒有這樣做,他們只是在銷售一種商品。 」

他接著說:「我一直明確的一件事就是我不想當中介人,因為這樣沒有完全的控制權。 你必須擁有庫存才能對其進行檢查。 而讓我苦惱的正是那些中介人,他們出售的是別人的庫存,我有101種不同的理由不去這麼做。 」

賣出策略

與任何投資一樣,賣出策略需要透明且清晰,而Cask Trade提供了多種選擇,包括整桶出售和裝瓶。

Simon解釋說:「我將原桶視為一種你必須買回來再賣出的商品,或者進行裝瓶。 我一直知道一個重要的客戶群是裝瓶商。 那些當時存在且如今仍然存在的獨立裝瓶商是真正啟發我開始收集威士忌的人。 他們讓我看到了不知名的小酒廠,他們敢於推出不同尋常的原桶,大膽地發佈不同的風味和包裝。 我一直都知道我可以將原桶賣給他們,我很自豪我能與最初讓我進入這個行業的獨立裝瓶商合作。 當然,酒廠也很棒,我喜歡它們。 瓶裝商和蒸餾酒廠的結合讓像我這樣的威士忌愛好者建立起了對威士忌的熱愛。 」

至於他令人豔羨的藏品,Simon從未賣過一瓶。

「我已踏上這段旅程並且會一直走下去。 我贈送並分享了數百瓶酒,這給了我很大的快樂。 」Simon補充道:「有一天我甚至可能會找一個地方把它們都展示出來。」

速查各家酒廠名字的背後意思

速查各家酒廠名字的背後意思

今天我們為大家帶來了一個有趣的話題——讓我們來看看那些聽起來很奇怪、很“狂野”的酒廠名字的真正含義。

據最新統計,蘇格蘭現在已有超過130家單一麥芽威士卡酒廠,且數量仍在增長。 除了 Scapa 和 Jura 以外,大多數酒廠名都出自蘇格蘭蓋爾語,所以即便是英語母語者也未必了解這些名字背後的深層含義。

你是否也曾好奇酒廠名字的背後有哪些含義呢? 在這裡我們整理了一份酒廠名稱詞彙表,不妨看看裡面有沒有你喜歡的酒廠吧! 一些名字的含義可能還會讓你大吃一驚……

Aberlour——潺潺小溪之口(你可以聽到酒廠旁邊溪流潺潺)

Allt a Bhainne——牛奶小溪(這是蘇格蘭外觀最樸素的酒廠,但其威士卡就和名字的寓意一樣好! )

Ardbeg——小高地

Ardmore——大高地

Arran——峰頂之地

Auchentoshan——田野一隅

Aultmore——大溪流

Balblair——曠野上的農場

Balmenach——中型農場

Balvenie——比坦農場(Beathan,在蘇格蘭蓋爾語中意為生命)

Benrinnes——岬角山

Benromach——草木叢生的山

Benriach——斑點山

Blair Atholl——新愛爾蘭平原

Bowmore——大石礁

Brackla——斑駁的山坡

Brora——有橋的河

Bruichladdich——海岸緩坡

Bunnahabhain——河之口

Caol Ila——艾雷(島)之聲

Caperdonich——神秘之井

Cardhu——黑岩

Clynelish——陡坡花園

Cragganmore——巨大的岩石

Craigellachie——岩石山

Dailuaine——綠色溪谷

Dalmore——廣闊的草原

Dalwhinnie——會場(酒廠位於道路交界之地)

Deanston——山間堡壘

Edradour——兩河之間

Fettercairn——樹木繁茂的山坡

Glenallachie——岩石谷

Glenburgie——山谷要塞

Glendullan——石頭谷

Glendronach——黑莓谷(有著很棒的獨立裝瓶)

Glen Elgin——小愛爾蘭山谷

Glenfarclas——綠草原溪谷

Glenfiddich——鹿之谷

Glen Garioch——廣闊的山間溪谷

Glenglassaugh——灰綠之地的山谷

Glengoyne——野鵝群聚的山谷

Glen Grant——格蘭特山谷

Glenlivet——平緩河流之谷(由利威河得名)

Glenmorangie——幽靜山谷

Glen Moray——河畔山谷

Glen Ord——圓形山丘之谷

Glenrothes——羅斯山谷(由Rothes得名)

Glen Scotia——蘇格蘭谷(Freedom! )

Glenturret——小旱溪谷

Jura——鹿島(源自古諾爾斯語)

Knockdhu——黑山

Lagavulin——磨坊所在的山谷

Laphroaig——遼闊海灣邊的山谷

Ledaig——避風港

Longmorn——摩根教堂

Macallan——肥沃的平原

Mannochmore——僧侶之地

Millburn——磨坊溪

Miltonduff——達夫(Duff)村

Mortlach——大山

Oban——小港灣

Royal Lochnagar——笑聲之湖

Scapa——船(源於曾在奧克尼群島/設得蘭群島盛行的古諾爾斯語)

Spey——索恩(Thorn,寓意住在荊棘旁的人)

Strathisla——Isla河谷(這是蘇格蘭最美的酒廠)

Talisker——陡斜之岩(令人想到斯凱島崎嶇不平的地形)

Tamdhu——深色山丘

Tamnavulin——山中磨坊

Teaninich——沼澤中的房子

Tobermory——瑪麗之井

Tomatin——杜松之丘(他們應該做杜松子酒的! )

Tomintoul——谷倉之丘

Tormore——高山(可惜這個名字完全形容不出這家酒廠有多美,威士忌有多棒!)
Tullibardine——遠眺山丘

一些很受歡迎的酒廠名——如Glendronach、Glenfiddich、Glenlivet、Glenmorangie和Aberlour等都是很棒的英文翻譯。 當然,還有一些酒廠名在蓋爾語中聽起來要好得多!

全新私人訂製裝瓶服務

全新私人訂製裝瓶服務

Regent Street Cask Bottlers 是我們為企業和私人客戶提供的全新獨特裝瓶服務。它的誕生為我們的客戶提供進一步的裝瓶服務和額外放售策略。

我們令原桶裝瓶變得簡單容易。我們不是一個獨立的裝瓶商,但我們可以為您裝瓶。只需從我們的存貨中挑選一桶原桶威士忌/朗姆酒,並為它裝瓶。您也可以購買一桶預先裝瓶的原桶,如果您不想購買完整一桶,您可以選擇購買部分瓶數(設最少訂購量)。

Regent Street Cask Bottlers

你有沒有過擁有自己品牌威士

我們的零售和酒店客戶現在可以買到瓶裝的原桶強度的威士忌或朗姆酒,而不用原桶買入。

對於我們的私人客戶來說,為原桶裝瓶是一場愉快的非凡體驗,因為可以擁有一款專屬的藏品。現在,你可以為特別慶典、公司、親朋好友設計專屬的酒標。

在選擇裝瓶的威士忌時,您可以從我們的原桶存貨中挑選,從知名的威士忌品牌至秘密蒸餾酒廠的原桶可供選擇,可能你唯一的難題就是太多選擇了。

我們提供五個不同的酒標設計選項和三種不同的酒瓶類型:

1.預先裝瓶 – 使用Regent Street Cask Bottlers的酒標的裝瓶。

2.特別裝瓶 – 使用Regent Street Cask Bottlers的酒標,但會寫上「特別為_________裝瓶」。

3.半客製化裝瓶 – 使用我們我酒標設計範本,加上您的品牌資料裝瓶。在酒標底會寫上「由Regent Street Cask Bottlers 提供」或「由Cask Trade 裝瓶」。

4.全客製化裝瓶 – 使用酒標設計加上你的品牌資料裝瓶 。在酒標底會寫上「由Regent Street Cask Bottlers 提供」或「由Cask Trade 裝瓶」。

5.專屬訂製裝瓶 – 使用您品牌和酒標設計裝瓶,或者我們可以另請設計師為你設計酒標*。

原桶裝瓶讓您隨心隨意地以不同的方式創作您的專屬酒標,配上您的精心挑選的原桶,變成專屬於您的精選藏品。

憑藉數十年的專業知識,我們是威士忌鑒賞大師,細心地帶領你原桶裝瓶。

我們是您的原桶交易專家。

獲取更多資訊,請瀏覽: regentstreetcaskbottlers.com

*酒標需經SWA (Scotch Whisky Association)批核。

挑戰與機遇:另類資產的“蛇梯棋”遊戲

挑戰與機遇:另類資產的“蛇梯棋”遊戲

近年來世界各地的金融市場都顯示出了潛在的弱點,很容易受到全球事件的衝擊。 疫情、歐元/歐洲銀行體系的困局以及國際爭端、通貨膨脹等不穩定因素,令投資者開始更關注於另類資產。

就如經典的蛇與梯子遊戲一樣,投資路上既有梯子(優勢)也有蛇(劣勢)。 我們就討論一下其中的四種另類投資——黃金、古典車(老爺車) 、藝術品和威士忌,並探討每種投資的
賣出策略。

1. 黃金

Gold

幾千年來,黃金一直被視為避風港。 對許多投資者來說,黃金在任何投資組合中都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股市不明朗時,黃金往往與股票走勢相反。 這在2008年金融危機中表現得最為明顯, 當時金價從872美元上漲到了1573美元 (三年內漲幅達80%) 。 黃金可通過硬幣、錠或金條等實物形式購買。 您也可以購買各種各樣的黃金投資基金,或投資礦業公司。

梯子:黃金是極佳的對沖工具。 從歷史上看,當金融市場處於下坡路時,黃金一直被視為終極安全港。 從1980年到2005年,金價很少超過每盎司250美元。 自2008年起,金價已從每盎司500美元漲至今日超過1900美元,但在此期間也出現了巨大的波動。

蛇:實物形式購買的黃金存在存儲和保險成本。 由於市場非常難以預測,黃金被視為一項非常長期的投資,並且沒有什麼方法可以分散此類投資。 不同於債券和金邊債券,黃金不直接支付任何類型的收益。

出手:黃金是最具可交易性的商品,總會有願意購買黃金的買家。 然而,作為一種價格不斷波動的長期投資,您很難為此制定可靠的短、中、長期策略。 黃金實際上是一種對沖「暴風雨」的工具。

2.古典車

classic cars

大多數購買古典車的人並不是百分百出於投資目的,他們很大程度上都是對這些汽車充滿熱情的愛好者。 古典車作為另類資產的比例目前正在穩步下降。 有成千上萬種不同類型的古典車處於不同的維修狀態,許多投資者也會駕駛古典車出行,這都增加了成本、風險和潛在的資產折舊。

梯子:如果您清楚您要購買什麼以及怎樣的價格才合理,那麼這一項資產不僅可以在日後增值,而且可以帶來巨大的樂趣。 經典車型是有限的,某些情況下供需指標意味著價格只能向一個方向發展。

還有另一種選擇,是以相當便宜的價格修復狀況不佳的汽車。 目前,升值最快的是平價類的老爺車。 去年,一輛捷豹馬克2(生產於1959-67年)從2.1萬英鎊升值到了2.7萬英鎊,利潤為27%。

蛇:成本,成本,還是成本。 除非您願意將古典車停在車庫裡靜待市場變化,否則,它可能會是一項讓錢包大出血的“投資”。 保險、油費、不可避免的維修費用都非常高,汽車也面臨因磨損而貶值的風險。這是一個很難預測的市場,例如,去年阿斯頓馬丁DB7(2002)就從3.8萬英鎊跌至3.1萬英鎊,損失16%。

出手:出手古典車可能並不容易,具體取決於您擁有的車型。 小眾品牌的市場非常小,您可能需要相當長的時間才能找到買家。如果您出於熱愛和激情購買了一輛古典車,並從中獲利了,那麼這是一件十分幸運的事。 話雖如此,古典車仍屬於有形資產,也可以對沖金融市場波動。

3.藝術品

art

據Statista統計,去年全球藝術品市場規模從640億美元減少到了500億美元,這主要是受疫情的影響。 藝術品市場非常不穩定,但仍有大量資金投入,其中的某些領域正在增長——例如 NFT 加密貨幣的藝術品。 2021年,佳士得以6930萬美元的價格出售了一件數字藝術品。 根據Statista,去年在線藝術品銷售額也從60億美元翻了一番,達到124億美元。 藝術品投資領域非常複雜,有非常精明的案例,但也存在陷阱。

梯子:一般來說,藝術品被視為一項長期投資,其市場往往不會遵循股市的模式。 因而一些投資者喜歡將藝術品納入投資組合,以對沖全球股市下滑的風險。一些投資者更多地將藝術品收藏視為愛好,他們知道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資產也會增值,但這並不是他們的主要目標。

蛇:首先,除非您是專家,否則您需要付出一定的研究和學習成本。 您必須找到符合您預算且有投資機會的藝術品類型。這一領域非常多樣化且非常主觀,您會面臨假貨、複製品和虛高定價的風險。 知名藝術家作品的入場資金門檻很高,對新晉藝術家的作品的投資也面臨著很大的風險。

出手:許多投資者都選擇去拍賣行或畫廊。 但這不能保證您一定會獲利。 即使是在市場的頂部,拍賣價格也會有很大的波動。如果您做足功課研究,並與值得信賴的人打交道,那麼藝術品可以成為一項非常有利可圖的長期投資,並可對沖市場的風險。 但這一投資本身的風險也很高。

4.瓶裝威士忌

whisky bottles

隨著全球對蘇格蘭威士忌的需求和興趣的增長,裝瓶威士忌的收藏家和投資者數量在過去幾年裡呈指數增長。 目前,全球每年平均售出6萬瓶威士忌,大部分是通過蘇格蘭在線拍賣公司拍賣。 由於珍稀瓶裝數量有限,其市場目前有著明確的增長趨勢。

梯子:您不需要很富有就可以進入這一市場,它是一個極好的短、中、長期投資品。 您可以通過互聯網輕鬆瞭解每種威士忌的歷史價格表現及增長模式。大型的個人在線拍賣選擇非常廣泛,價格平均從20英鎊到10萬英鎊以上不等。 只要妥善儲存,投資者無需擔心酒體變質或過期。

蛇:購買大量瓶裝威士忌也會帶來挑戰。 購買和出售過程中會涉及到大量的運輸成本,以及拍賣費用本身。 自2020年以來,與歐盟國家發生的交易都需要繳納額外的進口關稅和加值稅。還需要考慮藏品佔據的空間,以及額外的保險費用。 一些投資者還需要租用儲藏間來存放裝瓶。 這些都十分耗時耗力。

出手:只要市場持續增長,價格上漲,出手就相對容易。 多數投資者都選擇通過在線拍賣行賣出瓶裝威士忌。 但任何拍賣都有風險,建議您為任何您認為有價值的物品設置儲備金,以減輕成本和進程風險。相比於其他另類投資,裝瓶威士忌風險較小。 您可以用較低的成本試水溫,持有時間長短也可靈活選擇。 裝瓶威士忌也可以被視為一種很好的市場對沖方法。 但除此以外,還有一種選擇可以讓您避開大量購買裝瓶威士忌帶來的風險,同時又能享受威士忌不斷增長的內在價值以及樂趣。

5.原桶威士忌

Whisky casks

這種類型的投資甚至比瓶裝威士忌更具優勢。 在過去幾年中,原桶威士忌交易的受歡迎程度迅速上升,精明的投資者和威士忌愛好者主導著這個市場。 傳統的全球金融市場存在許多不確定性,因而這種另類投資的吸引力也與日俱增。

梯子:陳年威士忌總是比同類的威士忌新酒(New-Make)賣得更貴。 威士忌只在裝瓶時徵稅。 投資者可以靜待原桶威士忌慢慢熟成,直至10/12/15/18/21/25年等里程碑式的裝瓶年份。原桶新酒(New-Make)價格從1500英鎊左右起步,更稀有更老的可以到10萬英鎊以上。 投資者無需擔心物流,但需要注意的是擁有權證書、存儲和保險成本。

蛇:有大量未獲得許可的離岸經紀公司進入了這個市場,其經營存在許多不合規行為。 投資者務必進行盡職調查,以確保買到具備完整許可證、合適且價格合理的原桶。投資者應注意,一些珍稀原桶價格門檻本來就高,不容易轉手賣出獲利。 另外,酒精度也不可忽略,老酒一般酒精度相對較低,如果它低過40%就不能稱為蘇格蘭威士忌。

出手:瞭解每一單桶的潛在利益和風險很重要,加上助你升值變現的賣出策略是原桶投資的關鍵。 在Cask Trade,我們很樂意為您提供建議,使您的利潤最大化。 以5種不同的賣出策略——拍賣、回購、私人售賣、寄售和裝瓶,讓你輕鬆變現資產。

我們預計另類資產將繼續以較快的速度逐步上升,在任意投資組合中所佔的比例都會變得更高。 今天可供選擇的投資項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 我們的建議是研究、研究、再研究,確保您始終與信譽良好的公司合作。

Robert Burns – 蘇格蘭的傳奇詩人

Robert Burns – 蘇格蘭的傳奇詩人

2022年1月25日,世界四個角落的許多蘇格蘭人和威士忌愛好者將舉杯慶祝羅伯特·伯恩斯誕辰263周年。在許多聚會上,人們都會朗讀羅伯特·伯恩斯的詩,享用傳統食品Haggis,演奏風笛,跳塞利德舞。當晚的焦點當然是蘇格蘭的國酒。在羅伯特·伯恩斯的許多詩歌和歌曲中都以它為主題。然而,與文森.梵高相比,他久經不衰的名氣已經完全超越了他相對短暫的37年生命, Burn’s Night的受歡迎程度愈來愈高。這次,我們一起了解這位文學天才與威士忌的淵源、以及他高低起伏的過去。

羅伯特·伯恩斯誕辰於1759年出生在阿洛韋,離艾爾很近。他的父母是農民,在貧困的環境長大,年輕時大部分時間都在從事極其辛苦的體力勞動。雖然伯恩斯沒有接受過正規教育,但有賴於他父親的家庭教育和一位親切的私人老師的指導,不但令他精通所有科目,還有拉丁語和法語。在15歲時,他開始寫詩。不久之後,他離開家成為一名亞麻織布工(當時亞麻用於製造某些織物),但當亞麻店燒毀時,這種情況很快就結束了。

Robert Burns

在20歲時,他寫作技巧漸趨純熟而且多產,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渴望吸引某些女士。他為愛麗絲·貝格比(Alice Begbie)寫了許多著名的歌曲和詩歌,但她拒絕了他的求婚。22歲時,伯恩斯被引入共濟會。不久之後,他的父親去世了,他和哥哥一起繼承了農場。他們試圖維持農場的運轉,但最終在四年後失敗收場。在此期間,羅伯特·伯恩斯有許多浪漫糾纏和他的12個孩子中的第一個出生了。

他與母親的僕人有過一段關係,同時也傾戀Jean Armour。她為他生了九個孩子,但遺憾的是只有三個在嬰兒期倖存下來。伯恩斯是一位冒險家,他似乎從未在一個特定的地方長時間定居。這些生活經歷都被認為是他的詩歌和歌曲的靈感。事實上,這是由於他需要養活他迅速壯大的家庭,並支付他前往西印度群島的航程,這促使他發表新的詩歌。他的詩歌慢慢地開始備受關注,而且愈來愈受歡迎。沃爾特·斯科特(Walter Scott)也以才華洋溢來形容伯恩斯!

Poetry and Whisky

伯恩斯憑藉他的冒起的名聲,決定在愛丁堡紮根。他的新版詩歌為他進帳400英鎊收入,這可能很快就在不同的事務、孩子和當地的女士身上花費完。有趣的是,伯恩斯最終厭倦了城市生活,因此在1788年,他回到家鄉,再次開始務農。在這裡,他很快地與一生摯愛Jean Armour重拾舊好,並獲得了HMRC收稅官一職以穩定收入。

這是非常具爭議性的,因為當時蘇格蘭威士忌行業仍然是一個非法業務,因為政府徵收的重稅。這促使蘇格蘭威士忌的生產轉入地下,隨後,他們也被稱為測量員,他們是這片土地上最令人討厭的官員。在蘇格蘭惡劣的天氣中長途跋涉地騎馬促成了他的死亡,他的健康情況很快開始惡化。1796年7月21日,伯恩斯在鄧弗里斯因長期風濕性心臟病去世。據說 羅伯特·伯恩斯今天有大約1000個活著的後代。

文學天才

羅伯特·伯恩斯擅長以蘇格蘭語和蘇格蘭英語方言混合寫作。作為一位浪漫主義詩人,他今天被歸類跟華茲華斯和濟慈同樣少有的才子詩人。他的著名作品包括詩歌“Tom O’ Shanter”和“Auld Lang Syne”,以及不要忘記“對Haggis的講話”……遍佈英語世界的眾多彭斯雕像證明瞭他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和吸引力。1月25日,全世界數百萬人將向這位有著複雜及具爭議過去的文學天才舉杯祝酒。

羅伯特·伯恩斯與威士忌的淵源

如果不提及伯恩斯作品中對威士忌的影響,那將是我的失職。在大多數情況下,他像在Tom O’ Shanter一樣讚美民族精神。所有這一切使他晚年嘗一名令人憎恨的切除者更加令人驚訝。羅伯特·伯恩斯(Robert Burns)似乎在二十出頭時就接觸到了威士忌,並且肯定接受了它。在他的幾首詩中,他對低地威士忌的描述相當嚴厲,稱其為“那種粗俗的酒”,但總的來說,他的心情是樂觀,慶祝的和愛國的。

再次重溫他最著名的作品,一篇關於「蘇格蘭飲品」的詩作。

‘O thou, my Muse! Guid auld Scotch drink!

Whether thro’ wimplin’ twisting worms thou jink

Or, richly brown, ream foam owre the brink

In glorious faem

Inspire me, till I lisp an’ wink

To sing thy name!’

了解更多趣和資訊,請瀏覽我們的 最新消息

執杯者最新資訊 – Colin Hampden-White受邀加入英國蒸餾酒同業公會

執杯者最新資訊 – Colin Hampden-White受邀加入英國蒸餾酒同業公會

Colin Hampden-White

Cask Trade董事Colin Hampden-White被任命為英國蒸餾酒同業公會的一名會員,除此以外,他還是一名雙耳酒杯執杯者協會成員、世界威士忌大賽評委以及Cask Trade團隊的重要成員。

英國蒸餾酒同業公會主要目標包括成為烈酒行業的中心,支援教育和職業培訓,以及為慈善事業籌集資金。

Colin表示他很高興能加入公會成為會員。 他說道:「公會非常適合業內人員相互建立聯繫,併為慈善機構籌集資金,但慈善是最主要的。 籌款活動是在為慈善事業捐款的同時獲得樂趣的一個很好的方式。 “Colin希望在今年晚些時候加入一個小組委員會,以説明提高公會在社交媒體上的知名度。

從酒商、零售商到作家,世界各地的烈酒代表在被接納成為英國蒸餾酒同業公會會員之前還需經過幾個階段。 首先,候選人必須符合多個准入條件中的一種,包括獲授倫敦城自由獎。

英國蒸餾酒同業公會在去年舉辦了首屆“One of One”拍賣會,為慈善事業籌集到了310萬英鎊。

去年12月,愛丁堡附近的Barnbougle城堡舉行了首場名為“The Distillers One of One”的系列拍賣會,超過40種非凡的威士忌和體驗被來自世界各地的買家拍下。 此次拍賣由英國蒸餾酒同業公會旗下的慈善機構The Distillers’ Charity牽頭,與世界著名拍賣行蘇富比(Sotheby’s)合作舉辦。

Colin with his Proposer and Master of the Worshipful Company of Distillers

Colin與Jonathan Driver合影,攝於愛丁堡西格內特圖書館

(Jonathan Driver是Colin的直接前任大師、以前的提議者以及英國蒸餾酒同業公會大師)

英國蒸餾酒同業公會是一家倫敦城同業公會,於1638年獲授皇家特許狀。 目前有110家倫敦城同業公會,按照先後順序編號,主要依據是成立日期。 Distillers’ Company排在第69位。

Colin是《威士卡季刊》(Whisky Quarterly)的創始編輯,也是國際葡萄酒與烈酒大賽和世界威士忌大賽的評委。 2016年,Colin對蘇格蘭威士卡的貢獻得到了認可,並成為了雙耳酒杯執杯者協會的一員。 同年,他還被選為葡萄酒作家協會(Circle of Wine Writers)主席。

Colin是Amazon Prime全球電視節目《三位品酒大師》(The Three Drinkers)的主持人。

Cask Trade很高興有代表加入英國蒸餾酒同業公會,並期待在2022年及以後支援其使命和慈善事業。

亞洲威士忌文化與單一麥芽威士忌的興起

亞洲威士忌文化與單一麥芽威士忌的興起

在亞洲,蘇格蘭威士忌消費的中長期增長最令人注目。 在這個擁有超過45億人口(佔世界人口的60%)、48個國家的廣闊大陸上,充滿各式各樣的文化和傳統。 在亞洲,每個地區對於飲用及品嚐蘇格蘭威士忌的方式及文化各有不同。我們將探討一下亞洲主要的威士忌市場,結合單一麥芽威士忌在每個的市場機遇,了解各地消費者的不同行為。

1.中國大陸

在過去20年,內地的消費者對蘇格蘭威士忌的興趣增長了10倍,而且這趨勢似乎將會延續。 當地的烈酒市場目前仍以國產的白酒為主,大概佔整體市場的98%! 但近年,具消費能力的年輕消費者也開始對蘇格蘭威士忌的產生興趣。 他們傾向於喝得少但喝得精。 獨立裝瓶商需要特別留意這個上升的趨勢。

內地的消費者視蘇格蘭威士忌為高度成熟的產品,並對它的歷史和傳統感到非常有興趣。 有不少的威士忌飲家願意購買超過150英鎊一瓶的威士忌,現有超過90%的內地飲認為單一麥芽威士忌是最高質的烈酒。 雖然調和威士忌仍在內地威士忌市場上佔據主導地位,但這種情況正在迅速改變。 許多內地飲家喜歡喝威士忌雞尾酒,在卡拉OK、酒吧內特別受歡迎,可見年輕一代偏好飲用優質的調和威士忌。

從文化的角度來說,內地著重敬酒文化,很多聚會或活動的主辦人都會喜歡以單一麥芽蘇格蘭威士忌來宴客。高消費能力的消費者喜歡購買名廠或家喻戶曉的威士忌品牌,以突顯品味。 對於他們而言,以一瓶25年的麥卡倫,為客人倒上一杯,再說幾句祝酒詞可以為晚宴添一份莊重。 相反地,西方文化鮮有輪流祝酒的習慣,因此他們相對上不太著重威士忌品牌。

總括而言,內地的威士忌市場正在迅速變化,越來越多人開始留意單一麥芽威士忌。 飲酒場合的核心仍然是象徵著財富、地位和成熟度的產品。 同時,酒瓶和包裝的設計也需要投放心思。例如:幸運數字「八」和「紅色」都是象徵好意頭,在節慶日子會特別受歡迎。

2.香港

香港與中國大陸的威士忌文化在許多方面都是截然不同。首先,香港的蘇格蘭威士忌市場已經十分成熟,這可歸因於香港匯聚了很多外來人口和受到早期英國文化的影響。

現時,香港威士忌文化熾熱,各具特色的高質威士忌酒吧遍佈中環、尖沙咀及銅鑼灣等中心地區。 許多消費者不再只著眼於其風味,反而將品飲威士忌視為一段旅程和體驗。 香港的飲家十分多元化,從有興趣和渴望嘗試不同風格的新手、威士忌老饕至追求傳奇酒廠的鑒賞家和收藏家。也有不少威士忌迷非常享受在威士忌酒吧淺嚐幾杯,暢談酒廠的奇聞軼事、威士忌蒸餾工藝以及背後的匠人精神。

香港人求熱愛追求新鮮感,渴望更多不同的事物。不論是酒吧和飲家總是喜愛以不同的方式享用威士忌。因此,Cask Trade去年選擇在香港開設了分公司。

3.台灣

就蘇格蘭威士忌的品鑒而言,台灣市場比大陸市場更為成熟,其單一麥芽威士忌的消費量更高,消費者對蘇格蘭威士忌也更熟悉。 雖然麥卡倫和格蘭威特等品牌正主導著台灣市場,但很明顯,消費者在On Trade(堂飲/現飲)和Off Trade(非現飲)管道的品牌選擇要多得多。 許多臺灣消費者對產品及其質量越來越感興趣,而非囿於炫耀知名品牌的標籤(儘管,這仍然很重要)。

臺灣市場的單一麥芽威士忌銷量超過了混合威士忌,在以食品為主的場合中亦是如此,這在全球市場中並不多見(全球市場中有85%是混合威士忌)。 台灣有著令人興奮的威士忌市場,並且應該會繼續增長。 隨著臺灣消費者對威士忌的瞭解加深,並且越來越願意嘗試不同酒廠出品的威士忌,獨立裝瓶商的機會也將越來越多。

4.印度

印度是一個威士忌飲用文化迅速變化的國家。 10年前,這裏幾乎不存在單一麥芽威士忌。 然而,其日益壯大的年輕和富裕的中產階層正逐漸開始發現並接受這些威士忌。 隨之而來的是印度其他文化的加速轉變,例如,在印度的一些地方,傳統中人們不贊成年輕一代在老一輩人面前喝酒,不贊同女性喝威士忌等飲品。 這些古老的傳統正在印度的城市中迅速消失,所有人口對蘇格蘭威士忌的消費都呈上升趨勢。

在以食品為主的場合,蘇格蘭威士忌被印度消費者視為一種重要的佐餐品,這不僅僅是一種文化規範。 印度食物通常都很辣,會蓋過其他酒類,比如葡萄酒。 然而,蘇格蘭威士忌高達40%以上的酒精濃度,結合其濃郁的味道,可以抵抗強大的香料味,並有助於平衡味蕾。 然而,由於有著150%的進口關稅,蘇格蘭威士忌在印度非常昂貴。 好消息是,英國政府正在進行談判,以期大幅削減這一比例。

印度人們在晚上通常會喝較為便宜的印度威士忌,但當有客人來訪時,人們就會換成蘇格蘭威士忌,以彰顯身份,為客人留下深刻印象。 這在印度的婚禮上尤為顯著——單一麥芽威士忌和尊尼獲加、芝華士等優質混合威士忌裝瓶越來越普遍。 印度不斷壯大的中產階層以及文化和傳統的轉變為單一麥芽威士忌和蘇格蘭威士忌市場提供了越來越大的發展機會。

5.韓國

可以肯定地說,韓國人都比較能喝,因為在韓國,幾乎所有的社交場合都少不了酒,燒酒和啤酒在市場中佔據了主導地位。 在21世紀的大部分時間里,蘇格蘭威士忌的走勢都有點像坐過山車。 韓國市場中單一麥芽威士忌正在增長,但基數很小,因此目前被認為是非常小眾的,甚至像麥卡倫、格蘭威特和格蘭菲迪這樣的強大品牌也尚未獲得顯著的立足點。

在21世紀頭10年,韓國的威士忌消費方式主要是小杯威士忌,或者把小杯威士忌倒進啤酒里,然後囫圇吞下。然而,到2010年,隨著該國消費者轉向伏特加等烈酒,百齡壇等混合威士忌品牌變得越來越不受歡迎。 銷量開始下滑,主要的威士忌公司意識到他們需要創新和應對。

隨著低度烈酒和流行酒瓶包裝的流行,帝亞吉歐推出了名為”W Ice”的威士忌「烈酒飲料」,這是一種添加了棗和無花果香精的混合威士忌。 緊隨其後的是”W Signature”和”W Rare”,這是兩種口味更濃郁的威士忌。 保樂力加也推出了”Eclat by Imperial”,以示回應,這是一款31%風味威士忌,裝在像香水一樣的瓶子里。

總而言之,這個市場在亞洲是獨一無二的,它仍有潛力,但單一麥芽威士忌的未來尚不明朗。 目前,它只佔蘇格蘭威士忌市場的4%,而且增長緩慢。 然而,在韓國有很多單一麥芽威士忌俱樂部,這也是其潛力的體現。

6.新加坡

可以說,新加坡有著亞洲最複雜的蘇格蘭威士忌(和飲料)市場。 這裏的消費者正在迅速從混合威士忌轉向單一麥芽威士忌(儘管混合威士忌市場的高端部分仍在增長)。 新加坡的飲者在酒精上的花費越來越多,和許多西方消費者一樣,他們對所飲用品牌的質量、歷史/傳承和生產越來越感興趣。

新加坡的優質On Trade網點數量名列前茅。 這推動了消費者對威士忌的認知,使該市場日益成熟。 目前,在新加坡許多場所的酒吧櫃檯,你至少可以看到20到100種單一麥芽威士忌,這也有助於激發飲者的興趣。 對於獨立裝瓶商來說,這是一個關鍵的市場,吸引著大量高收入、認知豐富且願意大膽嘗試新事物的客戶。

7.越南

在亞洲,越南的酒飲消費量僅次於韓國。 然而,其中大部分是便宜的啤酒和米酒。 說到蘇格蘭威士忌,混合威士忌品牌佔據著該市場的主導地位,其中包括尊尼獲加、芝華士和百齡壇。 著名的蘇格蘭威士忌品牌對越南日益壯大的中產階層吸引力十足,富裕的消費者傾向於飲用大量的奢侈品牌,如皇家禮炮和尊尼獲加藍牌。 然而,單一麥芽消費量很少,只有在胡志明市等大城市才有。

蘇格蘭威士忌在越南有著強大的立足點,長期趨勢表明該國的普通消費者正擁有越來越多的可支配收入,對威士忌的認識也越來越深入。 獨立裝瓶商需要對這個市場保持耐心,但長期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

8.日本

目前亞洲最成熟的威士忌市場在日本。 他們與蘇格蘭威士忌的聯繫和密切關係可以追溯到20世紀20年代,當時竹鶴政孝(日本威士忌之父)利用他在蘇格蘭威士忌蒸餾酒廠工作多年所獲得的知識,開設了日本第一家威士忌蒸餾酒廠。 如今,日本進口的蘇格蘭威士忌超過5000萬瓶,許多酒吧和餐館都有品類相當廣泛的單一麥芽威士忌可供選擇,格蘭菲迪是最暢銷的品牌。

在日本,送禮文化極大地促進了單一麥芽威士忌的銷量,因為優質麥芽象徵著抱負、財富和成熟。 這在一定程度上要歸功於日本許多消費者在這方面的深刻認識。 威士忌的品質、酒廠風格、酒桶、威士忌的年代以及嘗試一些有趣和不同的東西,是這裡的消費者主要考慮的因素。 這種心態與中國等其他亞洲市場不同。

許多日本消費者會喝蘇格蘭威士忌加蘇打水調製的高球,而該國各地的威士忌俱樂部數量是裝瓶商需要關注的關鍵指標——該指標表明這個非常龐大、知識淵博和成熟的市場擁有近乎無限的商機。

綜上所述,蘇格蘭威士忌在亞洲市場的發展勢頭強勁,而且沒有放緩的跡象。 事實上,如果印度能夠大幅降低進口稅,以及英國與其他11個國家加入跨太平洋貿易夥伴關係,蘇格蘭威士忌的實際增長可能會加速。 這兩種情況似乎都可能在不久的將來出現。 但是,是否會有足夠的陳年庫存來滿足消費者的需求呢? 這是一個中肯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