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浅酌一杯,到收藏装瓶,再到原桶业务——Simon Aron的原桶威士忌之旅

对装瓶威士忌收藏的热情如何启发了他买卖原桶的商业计划……

 Cask Trade董事总经理Simon Aron不曾想到,和父亲一起喝的一小杯芝华士(Chivas Regal)会让他对威士忌产生极大的兴趣,激发他对收藏装瓶威士忌的热情,并最终建立一个原桶交易市场。

“我第一次品尝威士忌应该是在18、19岁,和父亲一起。那是一小杯芝华士,我父亲以前常喝这一款,我立刻就喜欢上了。我从来都不喜欢可乐,所以从不喝可乐调和的威士忌,但我觉得加拿大俱乐部威士忌搭配美国姜汁汽水很不错。我父亲有个习惯,在他坐飞机之前,他总会喝一杯威士忌和姜汁汽水。我记得他会对我说加拿大威士忌和苏格兰威士忌相比有多甜,并和我一起品尝不同的风味。” Simon回忆道。

快进到30多年后,Simon经营Cask Trade已有三年多了。而正是他对收藏装瓶威士忌的热情带他一路走到了这里。

“我开始收集名为First Cask的一系列威士忌。当时我买了一瓶,店员对我说他们要推出一系列这样的酒。我买了一整套共60到70瓶威士忌。每个月都推出一瓶。这是成年人的收藏品,就像孩子们收集杂志或玩具一样。” Simon解释说,每一瓶威士忌都有编号,表明来自不同的原桶。

他补充道:“每一瓶都还保存在我的藏品库中。这就是我喜欢收藏的原因。每一款我都会买两瓶,一瓶用于品尝,一瓶用于收藏。他们大多出自我从未听说过的酒厂。”

在这趟威士忌收藏之旅中,Simon还参观了位于苏格兰斯佩塞、艾雷岛和高地的蒸馏酒厂。

Dictador bottle collection

当时,Simon主要从葡萄酒公司和他知道的几家位于伦敦商店购买威士忌,包括英国皇家歌剧院对面的Cadenhead’s威士忌店和Royal Mile威士忌店。其次就是拍卖……

“我接触到的第一个拍卖网站应该是在德国的。”Simon说,“我会关注拍卖网站,和eBay。在早期的eBay,你可以找到一些真正物美价廉的商品,你会看到有人在清理旧酒吧并将装瓶威士忌上架到网站上,我由此买到了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高年份威士忌,并且很便宜。这是威士忌的绝佳来源。”

Simon解释说:“像任何其他收藏家一样,我总是会被系列作品所吸引。你可以购买独一无二的单品,但我喜欢系列。我喜欢尽可能天然、不做干预或稀释的威士忌。如果我能找到天然的、原桶强度的威士忌,那就太好了,并且我所知的带有编号的威士忌都是限量的。我还记得我买的第一瓶Signatory,直到今天我还在买它。它实在太棒了,我愿意收藏成百上千瓶。我也很喜欢Cadenhead’s,我认为这是一款很棒的威士忌,他们推出的每一款我都会买。”

Simon说,“我了解到的另一件事情是,有很多酒厂已关闭,有人建议我应该看看它们,因为它们再也不会生产威士忌了。所以我开始购买来自已关闭酒厂的装瓶威士忌,这可能是我得到的最好的建议。”

Ardbeg

对收藏的痴迷

当Simon的收藏达到3000瓶时,他就不再继续计数了。

Simon解释说:“对我来说,我并不比任何其他收藏家更痴迷。无论是收集邮票还是非常古老、稀有的金币。你会想把所有藏品都买一遍,对于你所知的还未拥有的藏品,你会想要把所有的都买下来。”

随着收藏的增加,他的知识也越来越多。而专家们也意识到流行趋势是创造一系列限量版威士忌。吸引Simon的威士忌种类现在已经远远超出了苏格兰威士忌的范围。各种有趣的表达或新酒厂的首次发行一直都让Simon很感兴趣。

“还有另一系列由Ulf Buxrud策划的名为Rare Malts的装瓶。他是个很棒的人,也是我们的客户。同样,这是来自苏格兰各地不同酒厂的独立系列。我开始收集,当然,也为此着迷,直到我得到所有装瓶。这是Ulf策划的最令人惊叹的系列,他挑选了最稀有的麦芽威士忌。我必须拥有它。” Simon回忆说,他从来没有失去收集的热情。

The Macallan 1978

第一个原桶

 Simon的仓库已收藏了数千瓶威士忌,家中也有数百瓶,他开始意识到,这些收藏已经变得难以管理。

“在我多次访问苏格兰时,有人对我说,如果你这么喜欢它,为什么不买一桶呢?我最初的反应是我不知道还能这么做。”Simon说,“10年前,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怎么买到原桶。当时还没有原桶买卖。这是一个封闭的市场,只有业内人士知道它的存在,从未对外宣传过。”

Simon说:“我开始了解苏格兰各地原桶的流动情况,以及它们一直在各酒厂之间进行交易的事实。这些原桶主要用于混合威士忌,在特定的发布后留下零星几桶。这些原桶只是存放在仓库里,无人问津。有些不合口味,有些太年轻,有些太老了,原因有很多。”

他解释道:“我学到的一件事就是威士忌的酿造过程。我必须了解陈化,整个过程。我对各个方面都很感兴趣,并且着迷于它是如何在木桶里获得美妙的风味。哇,这对我来说太不可思议了。放进去的时候是这个味道,出窖后就是另一种味道。它不像生产线,你永远无法预知它的味道如何。”

但Simon很快发现,在当时收集原桶并不像买威士忌那么简单。

Simon说:“当我决定整理和检查我的原桶组合时,我发现我买的大多数原桶都不在我的名下,也没有存放在正确的仓库里,有些甚至根本不存在。基本上是一团糟。我会去苏格兰参观我的酒桶,公司会告诉我它在一个地方,但实际根本不存在。该公司并不知道它在哪里。有一次,我支付了3万英镑却未成为原桶的所有者,而这桶酒又被卖给了别人。我花了12个月的时间来整理近50个原桶。”

The Dalmore Decades Collection

商业计划

Simon在他的早期职业生涯中创建了一个电脑零部件市场,他知道这种模式可以被复制,并用于原桶威士忌领域,建立一个快速增长且能让他享受其中的原桶业务。

Simon说:“这是我所写的最简单的商业计划书。为原桶的新客户做好所有事情,这样他们就可以避免我所遭受的问题。一开始一切都做得很好。我们在英国注册了一家公司,拿到了所有的许可证,所以我们有了一个好的起点,一个让我们可以对所有的原桶进行分类,照看和管理的计算机系统。这一切都是从第一天开始的。虽然这听起来很简单,但其他人并没有这样做,他们只是在销售一种商品。”

他接着说:“我一直明确的一件事就是我不想当经纪人,因为这样没有完全的控制权。你必须拥有库存才能对其进行检查。而让我苦恼的正是那些经纪人,他们出售的是别人的库存,我有101种不同的理由不去这么做。”

 卖出策略

与任何投资一样,卖出策略需要透明且清晰,而Cask Trade提供了多种选择,包括整桶出售和装瓶。

Simon解释说:“我将原桶视为一种你必须买回来再卖出的商品,或者进行装瓶。我一直知道一个重要的客户群是装瓶商。那些当时存在且如今仍然存在的独立装瓶商是真正启发我开始收集威士忌的人。他们让我看到了不知名的小酒厂,他们敢于推出不同寻常的原桶,大胆地发布不同的风味和包装。我一直都知道我可以将原桶卖给他们,我很自豪我能与最初让我进入这个行业的独立装瓶商合作。当然,酒厂也很棒,我喜欢它们。瓶装商和蒸馏酒厂的结合让像我这样的威士忌爱好者建立起了对威士忌的热爱。”

至于他令人艳羡的藏品,Simon从未卖过一瓶。

“我已踏上这段旅程并且会一直走下去。我赠送并分享了数百瓶酒,这给了我很大的快乐。” Simon补充道,“有一天我甚至可能会找一个地方把它们都展示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