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我们 – John Wong

在香港与其他威士忌狂热分子建立友谊和游走各式各样的酒吧是最先燃起 Cask Trade HK 销售及市场营销总监John 对威士忌热情的两件事……

你在 Cask Trade 工作了多久?
JW:从 2020 年 9 月开始。

是什么燃起你威士忌的情?
JW:友谊。一切始于几年前:我过去几乎每隔一天就去酒吧。渐渐地,与一些本地的威士忌爱好者和酒吧老板成为了很要好的朋友。他们其中的一些人后来更成为了我的威士忌之旅启蒙导师,对此我一直心存感激。威士忌是我们的共同语言,现在它已成为我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你最喜的三款威士忌作品是什么?
JW:1.Bowmore “Bicentenary”, #315, 56.2%, 为 Federico Minetti 装瓶 – 
对我来说,这瓶酒代表了威士忌酿造的巅峰——来自 1960 年代 Bowmore 的无与伦比的蒸馏酒,年龄和酒桶影响的完美平衡。这也是当时(1979 年)以酒桶强度单桶装瓶的创举。它是真正迷人的液体宝石,强大而具爆炸性,也像是酚类脂肪泥炭、异国水果、木瓜啫喱、盐水交汇在一起的交响曲,油性的酒体就像药膏般可以治愈一切。

2.Ledaig, 2008/2018, 53.3% – 这是我自己装瓶的第一个酒桶 – 充满纪念价值,当然还有非常好的酒液!

3.Port Charlotte, 2011 – 也是第一次——我从我的老板 Simon Aron 那里买的第一个酒桶!这个酒桶仍在苏格兰优雅地熟成,我真的相信这间酿酒厂正在生产非常有前景的威士忌,它有可能成为传奇的麦芽威士忌。 Port Charlotte 经常有麦芽味、干草味、油味、农村味,伴随着泥炭烟熏——难怪一些鉴赏家称它为 “Mini-Brora”!

你最喜的三款世界威士忌作品是什么?
1.SMWS 装瓶的 ‘Hanyu’ 131.2″ ‘糖果店里的魔毯’ – 确实是一种神奇的威士忌,你要么爱它,要么恨它。雪利酒的味道非常重,我通常不是特别喜欢,但这瓶雪利威士忌带来一波又一波的咸味:皮革、烟草、甘草、李子果酱、干枣……这份名单不胜枚举! 」

2.为 The Whisky Exchange 装瓶的 Teeling 1991 49.8% – 这是杂果宾治和甜品——纯粹的水果味和幸福感。

3.Smögen, 2011/2019, 62.2%, 瑞典的 OB 单桶作品 – 来自瑞典的年青作品。它有着令人惊艳的陈年的苏格兰高地气质——温和的烟熏、油性、矿物、檀香和淡淡的黄色水果味。非常棒!

你最喜味?威士忌的哪些方面您来最重要?
JW:有一些风味特征对我来说是最佳选择:果味威士忌的番石榴和成熟芒果;正山小种(狼烟茶),雪莉桶泥煤威士忌的腌鱼和焦油;我也特别喜欢拥有「老派」高地基因:蜂蜡、干草、矿物质和淡淡的烟味的威士忌。谈到威士忌时,我可能会非常挑剔!

你最喜的威士忌尾酒?
JW:Talisker 10 yo Mint Julep – 如果您能忍受到香港的高温和潮湿,可能您也有同样的选择。我更喜欢使用 Talisker 而不是传统的波本威士忌,额外的海洋和胡椒味使其成为完美的夏季鸡尾酒。

你比威士忌加水是酒桶度?
JW:Why not both?

你最喜 Cask Trade 的什么?
JW:人!在我加入 Cask Trade 之前,我实际上是它的客户。团队的精神、专业知识以及最重要的是对威士忌无与伦比的热情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仍然记得我第一次作为访客访问 Cask Trade 的办公室。我在那里度过了整个下午——与他们交流手中的优质威士忌 – 我想这是最好的亲身体验吧? 」

什么要投威士忌酒桶?
JW: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瞬息万变的世界;越来越多人正在考虑投资威士忌酒桶作为比较传统的投资的替代品。威士忌酒桶投资将令人愉快的爱好与可观的预期回报相结合。最重要的是,这确实是一次难忘的经历 – 能够品尝、取样甚至装瓶您的投资!

要了解有关 Cask Trade 的更多资讯,请立即联络我们,与我们一起畅谈威士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