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我們 – John Wong

John and his dram

在香港與其他威士忌狂熱分子建立友誼和遊走各式各樣的酒吧是最先燃起 Cask Trade HK 銷售及市場營銷總監 John 對威士忌熱情的兩件事……

 

你在 Cask Trade 工作了多久?

從 2020 年 9 月開始。

 

是甚麼燃起你對威士忌的熱情?

友誼。一切始於幾年前:我過去幾乎每隔一天就去酒吧。漸漸地,與一些本地的威士忌愛好者和酒吧老闆成為了很要好的朋友。他們其中的一些人後來更成為了我的威士忌之旅啟蒙導師,對此我一直心存感激。威士忌是我們的共同語言,現在它已成為我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你最喜歡的三款蘇格蘭威士忌作品是甚麼?

1. Bowmore “Bicentenary”, #315, 56.2%, 為 Federico Minetti 裝瓶

對我來說,這瓶酒代表了威士忌釀造的巔峰——來自 1960 年代 Bowmore 的無與倫比的蒸餾酒,年齡和酒桶影響的完美平衡。這也是當時(1979 年)以酒桶強度單桶裝瓶的創舉。它是真正迷人的液體寶石,強大而具爆炸性,也像是酚類脂肪泥炭、異國水果、木瓜啫喱、鹽水交匯在一起的交響曲,油性的酒體就像藥膏般可以治愈一切。

2. Ledaig, 2008/2018, 53.3%

這是我自己裝瓶的第一個酒桶 – 充滿紀念價值,當然還有非常好的酒液!

3. Port Charlotte, 2011

也是第一次——我從我的老闆 Simon Aron 那裡買的第一個酒桶!這個酒桶仍在蘇格蘭優雅地熟成,我真的相信這間釀酒廠正在生產非常有前景的威士忌,它有可能成為傳奇的麥芽威士忌。Port Charlotte 經常有麥芽味、乾草味、油味、農村味,伴隨著泥炭煙燻——難怪一些鑑賞家稱它為 “Mini-Brora”!

 

你最喜歡的三款世界威士忌作品是甚麼?

1. SMWS 裝瓶的 ‘Hanyu’ 131.2″ ‘糖果店裡的魔毯’

確實是一種神奇的威士忌,你要麼愛它,要麼恨它。雪利酒的味道非常重,我通常不是特別喜歡,但這瓶雪利威士忌帶來一浪接一浪的鹹味:皮革、煙草、甘草、梅子果醬、乾棗……這份名單不勝枚舉!」

2. 為 The Whisky Exchange 裝瓶的 Teeling 1991 49.8%

這是雜果賓治和甜品——純粹的水果味和幸福感。

3. Smögen, 2011/2019, 62.2%, 瑞典的 OB 單桶作品

來自瑞典的年青作品。它有著令人驚豔的陳年的蘇格蘭高地氣質——溫和的煙燻、油性、礦物、檀香和淡淡的黃色水果味。非常棒!

 

你最喜歡的口味?威士忌的哪些方面對您來說最重要?

有一些風味特徵對我來說是最佳選擇:果味威士忌的番石榴和成熟芒果;正山小種(狼煙茶),雪莉桶泥煤威士忌的醃魚和焦油;我也特別喜歡擁有「老派」高地基因:蜂蠟、乾草、礦物質和淡淡的煙味的威士忌。談到威士忌時,我可能會非常挑剔!

 

你最喜歡的威士忌雞尾酒?

Talisker 10 yo Mint Julep – 如果您能忍受到香港的高溫和潮濕,可能您也有同樣的選擇。我更喜歡使用 Talisker 而不是傳統的波本威士忌,額外的海洋和胡椒味使其成為完美的夏季雞尾酒。

 

你比較喜歡威士忌加水還是酒桶強度?

Why not both?

 

你最喜歡 Cask Trade 的甚麼?

人!在我加入 Cask Trade 之前,我實際上是它的客戶。團隊的精神、專業知識以及最重要的是對威士忌無與倫比的熱情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仍然記得我第一次作為訪客探訪 Cask Trade 的辦公室。我在那裡度過了整個下午——與他們交流手中的優質威士忌 – 我想這是最好的親身體驗吧?」

 

我們為甚麼要投資威士忌酒桶?

我們現在生活在一個瞬息萬變的世界;越來越多人正在考慮投資威士忌酒桶作為比較傳統的投資的替代品。威士忌酒桶投資將令人愉快的愛好與可觀的預期回報相結合。最重要的是,這確實是一次難忘的經歷 – 能夠品嚐、取樣甚至裝瓶您的投資!

 

要了解有關 Cask Trade 的更多資訊,請立即聯絡我們,與我們一起暢談威士忌吧